">新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论文范文 > 经济论文 >  > 正文

经济学方面论文范文集,与怎样的经济学怎样的人民相关论文格式

2018-01-05 17:16http://www.newlw.cn新论文网
从实际的情况来看,今天的经济学家,不仅在为政府提供可供选择的政策方案,也不仅在展开纯粹学术的科学讨论,他们也在对这个民族进行教育,或者说这最后一项更为重要,因为它更为持久和深远.也正因如此,我们就有充足的理由和必要从非专业视角来审视经济学家,看看他们是否与这样的地位相配,是否与这个伟大的民族相配,以及他们的主张导致了怎样的后果.
堕落的自由和道德的自由
说实话,当中国从禁欲和平均主义的时代挣脱时,经济学为那些敢于率先坚持个人利益、爱好和选择的人提供了最有力的辩护,使个人能够理直气壮地在集体、社会和国家面前站稳.这其中有很多原因,但最彻底、也最成功地说服整个社会接受这些价值的原因,是经济学论证了“人是自利的”,“人是理性的,有自我认知的能力和自我选择的权利”.
在此之后,经济学以平易的态度随着市场扩展到了每个家庭,它为市民温暖的小日子提供了极为坚强的论证.这个贡献的确不小,没有他们的辩护,那些冒险起来分包土地的农民,那些最先下海,起早贪黑捣腾小买卖的商人就不会具有正当性,也许人们会暗自羡慕他们的财富,但却不会尊重和效仿他们.
中国是从这里,从经济权利中体会和实践自由的,也是在富裕的生活中享受自由的.可以说,中国新时代的自由就发端于此.所以我们对自由和 的追求总是与富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极端一点说,按照现在的趋势,富裕的要求终有一天会压倒一切.孟德斯鸠曾经说过:扩张是罗马的目的,太平是中国法律的目的,战争是斯巴达的目的,而政治自由是英国政制的目的.后人会不会有一天评价说:富裕是21世纪中国的目的呢
 
这篇论文url:http://www.sxsky.net/guanli/00531631.html
翻翻历史就知道,各个民族的自由有着不同的源头,源自富裕追求的自由也必定有其独特的品行.我并不认为自由会因此降低自己的尊贵,虽然有人明智地说过:“谁在自由中寻求自由本身以外的东西,谁就只配享受奴隶般没有担当的浪荡生活.”只是我们应该问一句:它是否担得起自由的重任,或者说,什么样的自由才能真正捍卫富裕而且自由、 的生活
在谈论这个话题之前,我想先引述一位美国州长的演说,演说的时间大约是在美国立国的前夕,那个时候,还没有美国,美国人在立国的同时,也在确立国家的目的,他们也在为确立什么样的自由而争斗.这个演说是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 》中大力n称赞的,并认为这位州长先生对自由的定义是“绝妙”的.州长说:“实际上,有两种自由.有一种是堕落的自由,动物和人均可享用它,它的本质就是为所欲为.这种自由是一切权威的敌人,它忍受不了一切规章制度.实行这种自由,我们就要自行堕落.这种自由也是真理与和平的敌人,上帝也认为应当起来反对它!但是还有一种公民和道德的自由,它的力量在于联合,而政权本身的使命则在于保护这种自由.凡是公正的和善良的,这种自由都无所畏惧地予以支持.这是神圣的自由,我们应当冒着一切危险去保护它.”
坦率地说,我以为现在中国的经济学家为之辩护和努力争取的自由,更接近第一种,长期来看这种自由既不能保证富裕也不能带来和平.在此,我只举出他们的一些极端但却非常流行的论断.比如,用成本和收益来度量腐败是经济学家一种通行的看法,他们认为腐败是一种代价较小的进步,甚至认为可以腐败出一个好制度,或者认为腐败是因为官员的薪俸太低,所以他们才会去贪污,如果满足了他们的 ,他们就会奉公守法;有人主张国家应该开赌、开娼,说这样既可以收税又可以降低管理成本;是否应为见义勇为者付报酬,也要计算一下成本和收益的差别,一场著名的争论得出的结论是,见义勇为者的行为只是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已,在这里品德和勇气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奢侈浪费也应该鼓励,因为可以促进消费,哪怕在我们这个人均医生数量少得可怜的国度里,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庞大的保健品市场之一.这些用成本和收益算计来的自由就是一种堕落的自由,它的本质就是教给我们用成本和收益的算计来消解一切法律和道德的严肃政治涵义,来满足为所欲为的发财致富的 .它伤害了我们应当捍卫和争取的那种神圣的自由.
当然这只是一些非常极端的例子,我没有胆量说每个经济学家都这样认为,但是,如果平心静气地想一想,我们就会意识到自己对成本和收益的算计是何等的熟练,会注意到在媒体上每天都有人用这样的方法来解释现实或者提出方案.我不会在道德的立场上来谈论这些问题,虽然这样做要容易一些,因为经济学拒绝道德,不是已经有人公开宣称经济学家就是不讲道德了吗我也知道现代世界正是通过恶来成就善的.我想谈论的是它对自由的影响.
当自私自利被夸大
如果有人说,这是现实条件下唯一可以选择的出路,那么我要回答说如果只是以败坏公德、以腐化和讨好民众来实现对过度强制的消解,来发泄对过度强制的不满,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卑劣和胆怯的,它只能获得与自由相反的后果.
这是因为在这样的法则主宰之下的民众,他们只会关注自己眼前的利益,只会蜷缩于狭隘的个人主义之中,公益品德完全被窒息,公共生活也成为不可能.人们被一堵墙禁闭在私人生活中,没有共同的感情,只有共同的时尚,就像马克思笔下的法国,成为一个“马铃薯式”的国家.他们对自己利益和权利的维护不会延展为对普遍利益和权利的维护,因为他们热爱利益和权利,只是因为它给自己带来享乐而不是因为它带来了尊严和自由,他们无法分享他人的情感,每个人的成本和收益是完全不同的,是不可分享的,所以每一项权利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特权,每一项权利的获得都会拉大他和其他人的距离.生活在这种律令下的人,只有对金钱的共同爱好,每个人只有拼命地挣钱.他们是如此严格地遵循个人利益至上的原则,以至于决不肯将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